工欲善其事

心理學實驗室是不是馮德(Wilhelm Wundt)1879年在萊比錫創立的?有一點點爭議,因為William James 早在四年之前(1875)已在哈佛創立過心理學實驗室。有人說:James的實驗室只是用來教學而非進行實驗研究,所以「真正的」實驗心理學仍應把馮德視為始祖。所有的教科書都這麼寫,很少人繼續追問:馮德自己又是怎麼用實驗室來作研究的?James的實驗室後來又有什麼發展?

我不待下回,這回就來分解一下大家所欲知的「後事」。 繼續閱讀 “工欲善其事”

穿透縫隙的光

隨著「繭中紅塵」攝影集追下去,我在網路書店找到了第58期的「經典雜誌」(2003年5月號),裡頭有張蒼松先生的兩篇報導文章:「繭中紅塵」跟「玉里醫院紀實」;也從網路翻到了記者邱顯明、曾萬跟杜廣奎等相關報導和其他專書、論文等少數資料。

看來這段塵封的精神醫療史,還是有些光從縫隙間,穿透過來。 繼續閱讀 “穿透縫隙的光”

思念還諸天地

直到現在,我依然清晰地記得每天、每天縈繞在我心頭的,那種近似悲傷的幸福感。  ── 堀辰雄,《風起》。

說來好笑,現代人的我們何其忙碌!甚至當遇上自己的師友亡故跟忌日,一時片刻的恍惚、悲傷後,稍醒時只會荒謬地想到,啊!行事曆裡沒有空位可以放置自己的悲傷與哀悼;縱使勉強擠出時間去參加喪禮跟追悼儀式,也沒人在乎我們的悲痛靈魂,步調走得較慢,一切還是要照表操課。真是我們的悲哀! 繼續閱讀 “思念還諸天地”

照會自己的陰影

這世上存在著另一個我們自己,我們不認識他,卻深受他的影響;他沒有形體,卻熟知我們的祕密、脆弱和壞勾當,掌握顛覆我們的一切力量;他如影隨形存在,叫我們害怕、抗拒、失常,他是我們,自己的陰影。 繼續閱讀 “照會自己的陰影”

慢慢療

現代醫療是怎麼走到今天的「見病不見人」、「文件表單填不完」跟「追求利益極大化」的「快速醫療」?讓我們跟隨資深醫師Victoria Sweet,從業20多年的經驗反省故事,來思索相關議題。 繼續閱讀 “慢慢療”

釀傷痛為成長之禮──變成好喝的酒嗎?

前陣子我把保羅.科爾賀的小說「偷情(Adultery)」讀完。女主角30出頭,擁有人人羨慕的丈夫、家庭、工作跟大把花用的錢,但她一點都不快樂,整天懷疑自己的心,隨時要碎裂開來。

她心底明白,困難可以對先生說、找心理師談;但只有她自己知道:「我的心破了個無法命名的大洞,我隨時可能被吞噬殆盡;我這看似人人羨慕的生活,過起來卻如此空虛可怕!」

困難是個古老的工具,可以幫助我們認清自己的本質。(註1) 繼續閱讀 “釀傷痛為成長之禮──變成好喝的酒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