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一條助人安身立命的路

會不會助人工作者的生命救贖,唯有發生在我們與他者真心締結,照亮彼此、相互掏洗的時刻?

這時候,我會想起前同事游賀凱先生。他是花蓮縣學生輔導諮商中心的適性輔導組組長,也是在我心中把「生涯輔導工作」當成「志業」在努力奮鬥的兩個孩子的爸及妻子的穩靠肩膀。在我們成為同事後,我們曾有過非常多次關於工作、人生的各種談論,並不時穿插逗弄彼此的自嘲玩笑,像是工作忙死了,我們居然還活著!這樣就夠了!種種。

2015年12月,當賀凱把他們的「花蓮縣104年度適性輔導行動研究小組」的成果「對話中的生涯實踐故事」付印出來時,他希望我在閱讀後給些回應。

那些天下班後,我就一頁頁閱讀,當中七篇我們花蓮縣的國中輔導教師跟社工師,與弱勢或被標籤有行為問題的孩子們,相互對話、理解的故事輯,跟教師於行動研究小組中的深度自省跟討論記錄;此外,我也交錯閱讀賀凱近兩年來,於臉書文字所透露的胸懷紓臆,兩者都讓我很是動容並受教。

我想以此篇文章向他們表達敬意!並道聲「謝謝」!

對於賀凱的「志業」,我有許多的不明白。

我不明白為何全花蓮縣的國中生的適性輔導專員只有他一人?不明白為何這職位每年只開代理缺?薪資福利不以他的碩士給職?不明白為何在待遇跟制度都不善待他的工作上,他每天都在想:「如果這職位被裁撤掉,我是否有留下好的服務給學生?是否有留下可傳承的工作經驗跟記錄,給後人參考?」

從許多拼湊的訊息讀來,我好像看到賀凱的工作信仰是怎麼長起來的。賀凱曾在臉書說,他當年也是個考大學時分數不如意的大孩子,還好有老師跟學校不放棄他;他也經歷過家庭的經濟困窘,故懂得社會邊緣的人們,討生活、求學的艱苦、悲涼且難以翻身。

他說:「我將自己的定位從這份工作初期的政策執行者,位移到教育實踐者,希望可以從這個位置上發展與在地結合的教育行動,也盼望這些行動最終要對這片土地上的孩子們有意義。」

「工作在那些邊緣的孩子身上時,他們有可能將這些對待與善意傳遞下去,因為他們知道這些善待長久以來出現在他們世界中的機率是如此微小,卻遇見了,知道自己值得被好好對待,知道自己從此也有好好對待他者的能力,這樣彼此善待的世界,是我想要留給孩子的世界。」

我記得讀到賀凱說他想要當國中生的「麥田捕手」。初讀時,我只當賀凱真的對弱勢孩子有更多的關注與熱忱,後來才知道在他和手足的生命中,曾遭遇最疼痛的父親辭世事件;我才知道那關注的低層,原來有這麼深的情感缺口跟動力,在召喚賀凱成為有信仰的教育工作者。

「終究,是明白了,不管在什麼地方工作,我都會和父親繼續工作,想要千百萬次攔住即將失落的靈魂,用各種方法。這麼做,就是我接住他的方式。(賀凱)」

閱讀這七篇非主流的國中生故事時,我想起了自己過往在花中,「接待」過的幾位被「另眼看待」的少年。他們有的是經濟弱勢跟家庭失功能的孩子,有的是從小被忽視、歧視跟不被期待,各種受傷都使他們的身心折損,於外表現出人際困難、失序行為、情緒困擾、低落的學習成就跟師生衝突。

若以賀凱跟其輔導教師的眼光來看,我們會看到什麼?首先是老師願意「暫時放下」自己對孩子的各種見解,邀請學生「說自己的生命故事」,接著以「不帶評價的傾聽」,讓孩子感覺自己被尊重、善待,並試著努力理解他們是怎麼走到這一步的?

賀凱曾寫信告訴我:

「最終,我的目的是……希望讓花蓮的生涯輔導能夠往『量身訂做』與『永續發展』的向度去,縱的整合上,只要花蓮的教育工作者對生涯輔導有跨教育階段的整體觀概念,就不會被政策變動或是媒體爭議帶著走而失焦。橫的整合上,只要花蓮的教育機構建立起彼此連結共享的模式,資源能夠整合應用就比較能解決匱乏與浪費的問題。」

「我想以兩道防線守住花蓮的生涯輔導,一個是有花蓮在地生涯輔導概念的教育工作者,一個是有花蓮在地可行的教育機構運作模式。」

「希望我們現在做的事情,是可以把自己日子過好之外,也可以把一些意義與重要的事物傳遞下去,讓別人也有把日子過好的機會。我思考的最終極生涯輔導就是如此了。」

我回信賀凱:

「看你對生涯輔導的投入真是感動!非常開心身邊有同事這麼認真,帶著信仰在做生涯輔導工作。你似乎向我們證明,即使在不是最理想的土壤裡,我們還是可以耕作出一片不差、對得起自己良心、初心(還有人在用這兩個詞嗎?)跟可以驕傲的成果!」

「這麼做會不會就是我們給自己的救贖?唯有對輔導工作投入,我們才能跟學生一起走到把彼此的生命磨亮、滔洗的地方。」

「我想,生涯發展迷人的地方就在於沒有一試定終生這種事!即使當下的努力渺小、不見成效,我們也不用放棄希望。」

在這本「對話中的生涯實踐故事」的封底,賀凱引用了美國詩人羅勃.佛洛斯特(Robert Frost)的詩「未竟之路(The Road Not Taken)」:「在許多許多年以後,在某處,我會輕輕嘆息說:『黃樹林裡分叉兩條路,而我,我選擇了較少人跡的一條,使得一切多麼地不同。」

賀凱走在這條「協助他人朝向安身立命的道路」快四年了,他走得真是投入。

註:賀凱說他很樂意跟對「國中生的生涯輔導」此議題或相關的實務工作者交流。歡迎來信:yuhokai@gmail.com

創用 CC 授權條款
本文係採用創用 CC 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禁止改作 4.0 國際 授權條款授權,歡迎轉載與引用,唯請標示作者姓名及本文網址。

彭聲傑

臨床心理師,目前在花蓮玉里醫院執業。每兩周會閉關寫一篇文章來探問工作與生活,目前維持這壞習慣第四年了。看來「人間心理學」是一個歡迎使壞的地方!我會乖乖的。

我那又壞又乖的部落格「寬闊過生活」:https://spaciouslivingtw.wordpress.com/

彭聲傑 最近的文章 (see all)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