職業介紹所:花蓮縣學生輔導諮商中心心理師

「We wish you a merry Christmas!We wish you a merry Christmas!We wish you a merry Christmas!And a happy New Year!」

2016年的聖誕節就要到了!去年此時,我和8位花蓮縣學生輔導諮商中心(後文簡稱輔諮中心)的同事們,紛紛進入團諮室擺好各自等待交換的禮物,突然間,兩位夥伴毫無預警地、好甜好甜的、跳跳唱唱起「我們祝你聖誕快樂!」這首歌的全英文版!惹得我們大家呵笑得很!還ㄠ她們再唱一遍!滿室歡騰的節慶氣氛!

這般快樂回憶,想來還有許多。有次我們去中區辦公室工作,中午合菜好吃的阿美族風味料理「紅屋瓦餐廳」,下午一起觀看電影「八月心風暴」,回程路上,我們從助人工作者的角度結論,這家庭實在比經典恐怖片大法師來得可怕!恐怕要派出史上最強的家族治療師才有辦法。我們自己是不想接啦!

期中考後接案量大時,大夥見面除了關心、彼此打氣外,就屬一起訂飲料、吃些好吃的,邊滔滔抒發心中的塊壘才是踏實的同儕支持,加上本班助理是多專長的好鼻師,她總會不停更新最新的美食資訊照顧我們的心胃。想當初,每回辦公室吃蛋糕時,我都會起身幫忙切蛋糕,幾次後我就自稱「切蛋糕」也是北二區心理師的業務,當做第二專長來發展。

記得當初來此單位應考時,我就對他們的九人應考小組跟徵選辦法留下深刻印象!先是兩階段的實務演練(兒童遊戲治療跟青少年會談),再來是行政長官的面試。開始工作後,我發現此中心的8位心理師,及各一位的社工師、生涯輔導專員、行政助理、督導和主任,都以非常投入、熱忱且用心的態度,在共同守護花蓮縣國中小的三級輔導諮商工作的專業貢獻。

雖然我與此單位的緣分只有七個月,他們卻給了我對「兒童遊戲治療」、「親師諮詢」跟「系統工作」的基本認識把握跟實務養分。這篇文章一方面是我對前同事的溫暖追憶,另方面也是希望提供給我的心理界同儕們參考,讓大家對學生輔導諮商中心及其心理師的工作內容,有更多第一手的認識。

「新進專任心理師的三項任務」跟「成為諮商心理師的督導資格的說明」

我在104年的暑假第一天進入花蓮輔諮中心工作,由於正值暑假,學生都在放假,理論上我們沒有個案要服務,但由於我們不是領取教師證的老師,並不享有寒暑假待遇,這兩個月就成為中心安排員工專業進修的時間。

作為新進人員,我有三項暑期任務。一、上完40小時的「專任專業輔導人員的職前培訓」課程,包括:中心運作模式、請假規章、工作倫理、校園危機處遇、適性輔導業務介紹、責任心理師的角色任務、個案研討的召開及內容、兒少保護與權益、輔諮中心社工師及心理師的合作模式、內督討論介紹、性平介紹等。

二、前往台東修習「兒童遊戲治療」的專業課程。三、與同事修習15整天的「督導訓練課程」。主題包括:諮商督導的理念和理論、倫理和法律議題、平行關係在督導歷程的覺察跟應用、團體督導及團體動力、系統取向督導、現象學主義取向的團體督導實務、循環督導取向、行動劇式的團體督導。

更可怕的是,我們居然成為少數搞懂如何取得諮商心理師的督導資格的圈內人。目前想申請成為台灣的諮商心理師的督導資格者,共有兩個單位可以申請,相關規定分別寫於其後。

一、台灣諮商心理學會:共計三種身分的要求標準:(1)有效會員,具5年以上的實務工作經驗,且完成60小時的督導課程,並完成24小時的督導實習訓練者;(2)曾於博士期間修習諮商督導課程3學分以上,並完成24小時的督導實習訓練者;或助理教授以上、曾從事三年以上的諮商督導或諮商實習教學;(3)曾擔任諮商督導工作5年以上、督導時數300小時以上、督導課程36小時以上者可以申請。

二、台灣輔導與諮商學會:共計兩種身分的要求標準:(1)心理諮商實務工作達3年以上者(包含臨床心理師),曾修習相關學術團體、機構或心理諮商所辦理的諮商督導課程達60小時以上;目前未有督導實習的規定要求。(2)曾擔任諮商督導工作6年以上、曾實際從事諮商督導工作150小時以上,且接受過諮商督導課程36小時者可以提出申請。

真是感謝同事們搞懂這複雜的規定啊!

花蓮縣學生輔導諮商中心的服務簡介

全省各縣市成立的學生輔導諮商中心,與民國100年1月12日於立法院三讀通過的國民教育法的第10條修正案有密切關係。法條重點除了明定輔導教師的置用比例,也強調三級輔導機制的落實,明定一級(初級)輔導、輔導教師跟專業輔導人員(心理師)的分工與合作機制。

輔諮中心心理師是以符合三級開案標準(如:嚴重情緒、行為和適應困擾,或重大哀傷、創傷事件)的該縣境內的公立國中小學生,為主要服務對象。服務項目有:(1)個別諮商(兒童遊戲治療、沙遊治療或心理會談);(2)個案的親屬與師長的諮詢服務;(3)為校方輔導人員提供的個案或親職教育的諮詢服務;(4)為個案召開個案研討會;(5)在發生集體或個人的天災人禍時,提供緊急的心理處遇服務。

當把上述的各項服務項目,轉換成一名心理師的血肉經驗時,情況是這樣的:開學初期,大夥的個案量還不算多,主要是服務展延個案,同事還能一起午餐、表情尚優雅;愈靠近學期中,大家都開始忙碌起來,案量增加後,我們的能量開始不斷消耗,每人有不同的工作難題跟情緒考驗要面對,倒是共同很疲憊。

期中到期末,大家都是多頭蠟燭一起燒,除了經常迴圈在接個案、接親師諮詢、開個案研討、參加個別督導與寫督導紀錄、寫個案紀錄或結案報告外;我們也幾乎每月都會安排內部或外部的團體督導,每月有內部會議與讀書會要開;平均每月都有內、外部的專業進修課程要上;有時要應邀去國中小演講;也要負責部分的行政工作跟成為研習活動的人力支援。

目前為止,我都還沒說到,當天氣轉入雨季、氣溫轉冷時,我們多數心理師得穿雨衣、騎歐兜賣,在花蓮的狹長地形上一校一校間奔波,或要轉搭火車,到站後走上一小段路,好到達學校服務學生。我也還沒說,當我們手頭有一、兩名危機程度高的個案時,對我們的身心也是巨大的壓力考驗。我都還沒說,自己的生活、家庭也有各種煩惱、議題要面對呀……。

想想,自己選擇這份職業也沒辦法,只好連帶收下苦處不是?還是?

還是政府能正視當前全省的輔諮中心,在政府層級上都是非正式的任務編組單位,除了主管、督導是公職人員外,我們所有專業人員都是約聘僱,薪資福利待遇也未完善。作為被要求擁有碩士學歷並考取國家高等醫事人員執照的我們,在所有的薪資福利待遇跟相似職務的校內輔導老師相比,整整低一等級。

我認為當前校內輔導老師的待遇是相對合理的,我也期待往後各縣府層級的教育處官員能為輔諮中心的員工謀取合理的薪資福利待遇。就花蓮而言,一線工作者當前最需要被協助、解決的議題是「交通困難」跟「遊戲室的設立與維護」,前者很大量損耗專業工作者的精力,後者使專業工作困難進行。

縱使當前花蓮縣輔諮中心的心理師待遇較其他縣市來得佳,有提供團督、個督費用跟調薪制度,主任、督導和所有助人工作者的專業度也排入全國前三強,但上述的三項困難:交通、設備跟合理的薪資福利待遇,卻未獲得足夠的回應。我跟許多朋友都在討論,是否我們第一線的專業工作者,必要把彼此的共同聲音和力量連繫起來,好影響政府系統讓改變發生?

我目前的理解是,等待教育處的官員主動為第一線工作者解決上述困難,似乎總會碰上經費、資源及人的限制;期盼沒有實質決策權的中心主管跟督導來解決困難,似乎也是強人所難。這現實似乎告訴我們,這年頭的心理工作者,若期待自己的專業工作能夠健康發展、福利制度能夠健全。我們勢必要集結發聲,參與影響政策和相關法令制度的設置不可。

當前我的前同事們,都在討論與嘗試更多可行的發聲之道了。玉里南區的我們,也有許多心理師跟助人工作者在展開橫向的關係連結。近年來,台灣的災後復原及多元成家等社會議題,也看得見、聽得到諮商和臨床心理師的身影聲音。我想,這一切的改變速度或許不會太快,但倘若我們參與且關心的人漸漸多起來,改變或許就是這樣發生的。

對於花蓮縣的輔諮中心,我是有很多感謝的!

當我面臨轉職選項跟主任坦白時,她雖驚訝!告知我她的期許,也一路尊重、陪伴我面對各種考量的心路歷程;前後兩位中心督導也都給我自由和祝福,使我十分溫暖。

同事們的反應,也是各有「特色」。有惋惜的、有當我外派去南區的、有懷念我的切蛋糕術的;他們都予我心內話回饋和祝福,如今化成離別小卡的文字我好好收藏著。大家送我的合照也放在我現在的辦公桌上。

這段時間以來,我也斷斷續續跟大家聯繫。曾和部分前同事一起去馬祖玩,隔天再去參加中區同事的婚禮;現在也不時有機會跟南區的同事見面、商議南區的資源合作。這發展好似我離職時寫給督導信中的話:「緣份開啟後,就繼續在別的地方長出來。」

謝謝你們給我的專業養分、友誼跟溫暖的一切!

記得有空來玉里找我玩!我再切蛋糕給你們吃。看看我的刀工有沒有退步?

創用 CC 授權條款
本文係採用創用 CC 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禁止改作 4.0 國際 授權條款授權,歡迎轉載與引用,唯請標示作者姓名及本文網址。

彭聲傑

臨床心理師,目前在花蓮玉里醫院執業。每兩周會閉關寫一篇文章來探問工作與生活,目前維持這壞習慣第四年了。看來「人間心理學」是一個歡迎使壞的地方!我會乖乖的。

我那又壞又乖的部落格「寬闊過生活」:https://spaciouslivingtw.wordpress.com/

彭聲傑 最近的文章 (see all)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