釀傷痛為成長之禮──變成好喝的酒嗎?

前陣子我把保羅.科爾賀的小說「偷情(Adultery)」讀完。女主角30出頭,擁有人人羨慕的丈夫、家庭、工作跟大把花用的錢,但她一點都不快樂,整天懷疑自己的心,隨時要碎裂開來。

她心底明白,困難可以對先生說、找心理師談;但只有她自己知道:「我的心破了個無法命名的大洞,我隨時可能被吞噬殆盡;我這看似人人羨慕的生活,過起來卻如此空虛可怕!」

困難是個古老的工具,可以幫助我們認清自己的本質。(註1)

這段期間她意外遇見自己的初戀男友,現在是名聲響亮、前景看好的政治人物。兩人見面不久,她就主動接近對方、為對方口交。此後好長一段時間,她一次次為他做出說謊、買毒、害人等敗德的事,直到因工作採訪到一位薩滿,才被看穿內心。

訪談完成後,薩滿看著女主角,嚴厲又神喻般說:「妳要把心中所有的壞念頭做完,一件都不要停,也不能中途放棄。」她不能理解:「我不是要做壞事嗎?你怎麼不阻止我?還要我做到底?」

薩滿說:「因為我看到妳的靈魂光芒了!我知道妳要走過這一切才會明白。妳不用再來找我了!」

從此我們和女主角心照不宣,繼續看她更驚險的偷情,繼續被不安煎熬;她的外貌比先前更閃耀了!但內心的腐臭只有她自己知道,她也嫌棄自己的味道。

在對方妻子無意得知她是小三後,她直接闖入前男友的辦公室,全身赤裸跟對方大幹一場。在兩人烈火焚燒的時刻,她對自己說:「這是最後一次了!我知道自已已經重新愛上初戀男友。但我知道,現在我可以離開他。」

矛盾讓愛茁壯。衝突讓愛忠誠。(註2)

故事結尾是女主角伴隨一路疼她、包容她,一次次為她掩飾外遇事件的丈夫出遊。當他們行經丈夫年少期,經常獨自一人進出的湖畔時,丈夫想起年輕時,自己也曾經有過夢想。

他想要駕駛動力帆船,獨自出海闖蕩,最終還是與現實生活妥協了。講起青春夢想不再,他只能飲酒嘆道:「我回不去了!回不去青春年少的夢想了!」

他知道,這是以夢想交換看似平穩的人生;他不知道,此後的人生要如何過?這麼多的現實不堪,只好以烈酒一杯杯飲下!

一旁女主角見安撫先生無效,就轉頭看向窗外,一片遼闊的皚皚雪山。

靜下來看,兩山谷的V形地帶,由小變大滑出一架滑翔翼。她當下衝動對先生說:「我們去冒險!一起離開生活常軌。去做件刺激、冒險的事!」稍後兩人站在山谷的滑翔翼跑道。起初,女主角不敢短跑、衝下山谷;當她狠下心跑出懸崖後,也不敢張眼,不敢看四周的景物。

直到她突然睜開眼睛的剎那,她才發現整個世界如此安靜,萬物都沉靜下來。她開始喜歡此刻的輕飛翱翔,像是長久的身心枷鎖,突然鬆脫開來。她希望自己可以一直待在這一刻,就這一刻。

愛是出自信念的行動,而不是一種交換的行為。(註3)

最後她還是落地了,與先生一起回到現實生活。返家前,她要求獨自走入森林。進去後,她什麼也沒做,就是來到一棵樹前坐下,大哭一場。她回想這些年來,自己的挫敗和領悟。

「直到我做了最冒險的事,我才發現自己的本質是如此熱愛生命。」

「直到我徹底背叛先生,仍獲得他無條件的接納後,我才意會到愛的本質是流動的。從與先生初識相愛,到自己外遇的迷醉時刻,我經歷各種甜蜜、衝突、相恨、怨懟、後悔、不堪的愛的變化。」

「但這些都並非我此刻領悟到的愛的本質。」

「愛的本質也許就是純淨、自在、安然、流動不居,還有一路伴隨的傷痛成長。」

哭完後,女主角的心慢慢平靜下來。

如果我們能抵制誘惑,不讓其他人定義我們的本質,我們終究能逐漸讓自己的靈魂映照到陽光。(註4)

我花了好幾天,才慢慢讀完這本小說。回頭看書名,Adultery可以翻譯成「通姦」或文雅點的「偷情」,但我旁觀這名女主角的內心歷程,簡直就是成年禮了。

我們都需要慢慢走過內心的每一道傷痕,才能磨練出對人世的另一番領會吧!

如果我們快樂,那我們就是走在正確的道路上。(註5)

註1-5:以上五段語錄,分別摘錄自保羅˙科爾賀的《阿卡拉先師古抄本》小說。

創用 CC 授權條款
本文係採用創用 CC 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禁止改作 4.0 國際 授權條款授權,歡迎轉載與引用,唯請標示作者姓名及本文網址。

彭聲傑

臨床心理師,目前在花蓮玉里醫院執業。每兩周會閉關寫一篇文章來探問工作與生活,目前維持這壞習慣第五年了。看來「人間心理學」是一個歡迎使壞的地方!我會乖乖的。

我那又壞又乖的部落格「寬闊過生活」:https://spaciouslivingtw.wordpress.com/

彭聲傑 最近的文章 (see all)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