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越生死的應答

我想追憶的是我們敬愛且景仰的余德慧教授,他於2012年9月7日的夜晚離開我們 。之前三、四年老師的身體欠恙,適與我們一群學生發展出生活與論文指導相依的互動。

表面上好似我們在病痛層面「護持」老師,但在學術和生活,他也日日守護我們,給我們低調但溫潤的關愛、包容及寬諒。

平日他放任我們自由發展,較有力氣時會把我們找到家裡,吃他煮飯,喝他一一呈上的湯。

他一直當我們的靠山,直到最後一刻。

老師的身影不在了,但他的精神,持續以不同樣貌影響我們。

我看到許多人至今以他的名相聚,以他的學思伴行;欣慰外,我也明白,我們活著就會跨越生死界線,以自己的聲影和他應答,寫下往來新頁。

與過往一樣,我在苦慟中感到老師的陪伴和慰藉。讀老師序《死前活一次》的文章:「死亡之臉 」。(2012/9/10)

文字是路,是旅途,是思念在踏步;文字,是我們相遇老師的地方;我們可以隨時上路。(2013/3/19)

余老師「還原了」自己。這天下午他不是知名教授,不是伏案工作的作家,不是思考下一頓私房料理的廚男,只是他自己。

他一手汗巾、一副墨鏡,牽著愛犬皮皮(也是來表演嗎?),突然出現在我們身邊;他說這叫「讚聲」(請用台語唸),就是來看看學生的街頭藝術表演。

這天豔陽高照、會場人聲雜沓,學生們依舊聚精會神頌缽、唱誦,意外的歲月靜好。片刻後,我睜眼搜尋一番,只見一大一小的背影直直遠去。

他又靜悄悄走了,留下我們繼續在這裡吵吵鬧鬧。(2013/5/14)

今晚道別前,讓我們再聽一首歌。

這是維德角共和國(Cape Verde)的赤腳歌后 Cesária Évora演唱的 Sodade。據說Saudade並沒有相應的英法語詞,而是葡萄牙人的一種特有心情,也許中文可以翻譯成:「我對你有無盡的思念。」

Tenho saudades de você (我對你有無盡的思念)

我感覺老師依舊與我們,在每次的心有感念中相遇。

此後人生,我們將進入他說明的「迴旋時間」,繼續與他的精神往來。我的生命啟蒙,正因為他的滋養,能夠豐厚起來,也許你也如此?

點這首歌送給老師。想當年,他可是在ASUS第一代平板電腦出來時,第一個在師生圈中使用的人呢!(2015/1/10)

來聽這首歌:https://www.youtube.com/watch?v=dk1rRaZWLvs

時光靜靜落了下來。我的思念不增不減,安靜成一片白雪漫漫。(2013/7/16)

我知道余老師的內心情深,於外卻總是清清淡淡。他晚年的待人處事,是種令人難以忘懷的味道 。(2013/8/27)

親愛的余老師,今天是您的生日,我們大夥以各自的方式,與您的生命情思相連。

我這才明白,死亡不是結束一切;而是有一天,我們都要歸鄉宇宙天心,在大地星空下相逢。重逢時,我們對視一笑,無聲說盡一切……。

我喜歡安靜歡喜地看您一眼,那就再看一眼。(2014/1/10、2015/1/10)

創用 CC 授權條款
本文係採用創用 CC 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禁止改作 4.0 國際 授權條款授權,歡迎轉載與引用,唯請標示作者姓名及本文網址。

彭聲傑

臨床心理師,目前在花蓮玉里醫院執業。每兩周會閉關寫一篇文章來探問工作與生活,目前維持這壞習慣第四年了。看來「人間心理學」是一個歡迎使壞的地方!我會乖乖的。

我那又壞又乖的部落格「寬闊過生活」:https://spaciouslivingtw.wordpress.com/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