陪孩子一起成長

本文我想分享自己從「兒童中心學派的遊戲治療(child-centered play therapy,簡稱兒中遊戲治療)」的「新手」,經短期訓練跟七個月的實務經歷後,「開始上手」「兒中遊療」的主觀學習所得。

這篇文章沒有企圖要完整、系統的介紹「兒中遊療」,也不會進行個案討論,只是提供往後想進入「兒中遊療」的專業新手,或對此領域感興趣的朋友,一則經驗的參考。

這是我的小小回報。感謝教我成為有效能的心理師的每一個人! 閱讀全文〈陪孩子一起成長〉

與光和暗同行

這世界除了有平庸的邪惡,還有平庸的殘酷、平庸的冷漠、平庸的置身度外。我對世界的期望降得更低了。身心難受外,我知道這也是自己修煉堅強的時分。謝謝陪我對話的朋友!(2018/6/21) 閱讀全文〈與光和暗同行〉

成為行動心理師的隱形條件——接自費個案前,你需要先知道的事

  

我是一名諮商心理師,身邊不乏想當行動心理師的朋友,感覺上比較自由,不用上下班打卡,又可以做實務工作。常聽到一些說法是:在學校或機構做幾年,累積一些人脈之後,就可以出來當行動。

這樣的想法很好,但在此之前,我們可能需要先檢核一件事情:「我具備獨立執業的能力了嗎?」所以,我想跟大家分享我接自費個案的心得,先把結論說在前面:

「在接自費個案以前,自己先接受過『至少兩年以上』的心理治療會比較好」。以下列舉原因: 閱讀全文〈成為行動心理師的隱形條件——接自費個案前,你需要先知道的事〉

恰似你的溫柔

2012年12月25日的這天上午,我以實習臨床心理師的身分,站在花蓮某間日間病房的團體室,和著蔡琴的歌聲,唱著如下的歌詞:

某年某月的某一天 就像一張破碎的臉
難以開口道再見 就讓一切走遠

這不是件容易的事 我們卻都沒有哭泣
讓它淡淡的來 讓它好好的去

台下是三、四十位,介於四十到八十多歲的爺爺奶奶的面孔及眼睛。他們安靜、有禮、溫情地看著我,或對我微笑、打拍子或跟隨合唱,空氣中有種不那麼具體可指明的情緒在輕微流動,伴隨在我不完美的歌唱中。我刻意將視線轉到每位長輩的面孔前,想要盡可能與他們有些個別接觸;我想起,我是在今年的9月4日認識他們的,在我帶領的「作夥幸福」的17週心理團體中。 閱讀全文〈恰似你的溫柔〉

愛的練習曲

「沙優娜娜」他說。「沙優娜娜」我說。

「你要保重」他說。「你也要保重」我說。

我們的雙腳還是沒有移動,我靜靜感覺他的雙手覆蓋在我手掌上的溫度,我望著他的容貌身形,感覺他的眼神露出好多的寂寞。此刻,我站在他的眼前,心卻擱淺在一片過往的相處記憶裡,遼闊的沉默就這樣無聲壓在心頭。

我記得了,他留給我的手掌溫度跟眼神裡沒有開口的訴說。最終我們還是鬆手,我轉身走幾步路又再回頭看他,我掛著微笑與他揮手道別,他也朝我揮手。

我記得了,陽光閃爍在他白髮蒼蒼的面容上,一瞬間,我彷彿看到他微笑底下的無聲落寞,我們各自朝向離別走去。 閱讀全文〈愛的練習曲〉

職業介紹所:花蓮縣學生輔導諮商中心心理師

「We wish you a merry Christmas!We wish you a merry Christmas!We wish you a merry Christmas!And a happy New Year!」

2016年的聖誕節就要到了!去年此時,我和8位花蓮縣學生輔導諮商中心(後文簡稱輔諮中心)的同事們,紛紛進入團諮室擺好各自等待交換的禮物,突然間,兩位夥伴毫無預警地、好甜好甜的、跳跳唱唱起「我們祝你聖誕快樂!」這首歌的全英文版!惹得我們大家呵笑得很!還ㄠ她們再唱一遍!滿室歡騰的節慶氣氛! 閱讀全文〈職業介紹所:花蓮縣學生輔導諮商中心心理師〉

關於父母與孩子這件事

文/王思涵 臨床心理師

「關於父母跟孩子這件事。」
「可不可以又愛他,又恨他。」

這是一句聽起來好極端的話,翻譯一下溫和一點的版本是「可不可以喜歡一個人,也允許自己對他某些事感到生氣。」這些話,最適合套用在親密關係裡面,尤其是很糾結的親子關係。

一個關於時代的限制,與文化傳承的悲傷。從大約20年前的台灣,一直到今日,都有很大一部分的孩子,生長於缺乏父母陪伴的時代背景下,或許是因為經濟壓力,父母必須雙薪工作,或許是為了追求事業發展,又或許是有各種不得已的苦衷,我曾經見過好幾個已經長成大人的孩子,在我面前回憶起那段孤單的日子,痛哭流淚。

閱讀全文〈關於父母與孩子這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