吟唱山谷回音

忙的日子我想停車!想好好睡覺到自然醒來,想緩慢吃早餐喝咖啡讀書,想安靜伸展身體或外出騎車運動,什麼都不想,不開手機不讀臉書不做任何事,整個人無代誌空曠下去,如舒國治般閒散生活。

不久前我答應一位師姐邀約,跟她上天祥禪光寺,等待周末兩天的「人聲療癒」工作坊。中午用膳後,我和多位師姐坐在邊間小椅上,就著天祥的山川雲景挑菜、閒話家常;說著說著,一位居士對我的心理師身份大感好奇,不斷問我她跟朋友的心中傷痛,要如何是好?

午後,我與師姐相約走長春祠步道,一起上到「鐘樓」暸望最高處的景色;我們一前一後緩緩走著,嘴中打照彼此相識者的近況。這一段山林健行,也像我們這些年來的人生隱喻;一切痛愛什事,都在時間長流中轉身煙雲。

晚膳後我走入大殿打坐。陸續有師父、居士進入,他們擊鼓敲鐘、誦唱暮鐘偈。女居士吟唱「願此鐘聲超法界……一切眾生成正覺」,一時間佛號鐘鼓合鳴;這真是我最殊勝的一次打坐了。

次日清晨天仍黑沉,正殿已有打板聲傳來。

五點早課,由三位師父帶領一小時三十次小禮拜的禮佛瑜珈。遲入大殿的我,跟隨師父的動作,雙掌合十置胸,彎腰─跪地─叩首─站立,一次次靜拜禮佛、自然調息。一開始我覺得頭沉、眼不開、筋骨僵硬、手腳微涼;半鐘頭後,我已身體暖活、軟Q不少。

早齋前,師父教我們做餐前的供養禱告,讓自己的身心回到清靜莊重。

這兩日的氣候甚好,天空晴朗少雲、山中氣溫適中,不上課的時候,我們就望向四周的天山遼闊。徐進玲老師的課一開始,就從鬼臉加亂語的暖身開場,只見當家師父頑童般笑說自己做不來這個!我則與一位師兄面對面,彼此呲牙裂嘴、張牙舞爪地對峙。

老師提醒我們:「讓自己的身體動作盡量從脊椎引動,不要當紙老虎。光有亂語跟身體姿勢是不夠的,你的發聲要盡可能從真實的感覺出發,發動你自己真實的力量。」下一輪練習我們拉到大殿前的戶外空間,換個夥伴再次練習。

「&@*$(@#&@)$*&^_%(#&#」「^@*%*&^@)$$@^&$!*$」

我與夥伴彼此亂語相對,隨著時間拉長,我們的氣勢依舊熾烈燃燒;我知道此刻我們還是發狂亂吼,但理智卻相對安靜。真沒能罵的剎那!我們一陣笑了出來,把平日累積的情緒一股釋放。

進玲老師要我們在大殿前的戶外廣場赤足,就著天祥的天山環抱圍圈。

她示範我們唱子彈音、五種子母音(AEIOU),並搭配手鼓節奏,領我們轉圈唱誦,感受自己跟集體的能量場。「閉上眼睛,專注在自己身上。」她引導著。我知道自己的意識仍在監視自己;我害怕失去控制,我無法自由開唱。

好一段時間後,老師要我們以目前練習過的唱誦法,一人接一人自由吟唱。輪到我時,我真不知會唱出什麼?只能專注連接我的感受。我聽到一段中音旋律呢喃轉折,攀爬向上─突刺,消逝。

老師走到我的身旁,給我肯定也要我跟她再唱一次。「這次你要把自己交出更多!」我搭著老師的女音,再次中音旋律呢喃轉折,攀爬向上─突刺,像要把我當下僅有的力量都交出去地唱。

我稍稍感到進玲老師說的真實聲音(authentic voice)的力量了!

老師要我們散開,各自朝天祥的山谷走去,繼續自發吟唱。

我和兩位夥伴走上大殿右方的平台,各自找個角落,對著高山樹叢、河灣峽谷,拉開身心共鳴箱地唱。一開始我真的唱不出來,只能AEIOU來回,卻不得辦法!

不斷嘗試後,我漸漸找到那首自然成形的音律了!我聽見自己唱出我的獨特聲音,流入眾人的聲音場裡。我們既是個別身,也是眾聲共鳴。

兩天的「人聲療癒」工作坊,當然還有許多美好經驗。感謝三位禪光寺師父的山谷胸懷,款待來到寺院的每一位有緣人;廚房的香積居士也讓我們吃得喜悅。謝謝您們!

至於那位問我心中苦痛該如何是好的師姐,也在兩天的課後告訴我們。她看到並願意接受自己內在的傷還沒好,她想繼續走上療傷的旅程。

我也是。

創用 CC 授權條款
本文係採用創用 CC 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禁止改作 4.0 國際 授權條款授權,歡迎轉載與引用,唯請標示作者姓名及本文網址。

彭聲傑

臨床心理師,目前在花蓮玉里醫院執業。每兩周會閉關寫一篇文章來探問工作與生活,目前維持這壞習慣第四年了。看來「人間心理學」是一個歡迎使壞的地方!我會乖乖的。

我那又壞又乖的部落格「寬闊過生活」:https://spaciouslivingtw.wordpress.com/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