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月光讀詩

今夜,我 詠 滿  想念  的 聲 音, 在 月 光 下 讀  詩。

讀 給  靜  悄悄 遠  去的 余德慧 老 師, 聽  與 不 聽 。  (註 一  )

讀 給  還 在  人世 間 吵 吵  鬧鬧  的  我們,不聽  不  聽 。

這 是 兩首  已 讀不 回  的  夢   縈     詩        念  ………


、偏 離  的    

 

黑 夜  浪 潮

拍燭 出 一 條    月 光  大 道

我 們的 憂 魂      被海 水 吸納

降  落 雨  絲 般 的  輕   盈

 

黑 是 無 盡的 湧  洞

是 思 念 不 在    家 的   抵  達

我 們  還 在門 口  徘   徊

停  駐 在 你  離 開  的  地 方

 

這  是 一個奇  蹟 不在   的 夜晚

我  們    不     知   所   以

低   語     

呢  喃   

哭 泣

 

   街  道  不時   傳 來  狗 的  嚎   叫 

如  少 卻 你    的 孤  悵

你  不再  對我 們  說     夢     

我   們只  好燃  燒  虛    空  取  暖

 

遠    遠       的

 沒  有  視  線          

你 來  到  我 們   身  旁    

安 靜         

                    坐    下

 

我們   無    話   可     講

沒   有   欲 望   待    解    放

我們   是  地 上的數    顆  石  子

、  朝   北 北   西  生長的   月桃    樹

、  沒    醒 來 的  酒  

 被擱 在 屋    角

落  滿      塵      埃

 

海  聲終  於 昇  滿   天     際

化為 歌  唱  的        星         辰

 

唱    到

「天  之涯 地  之角 知交 半 零  落」

「一壺  濁 酒 盡  餘 歡   今宵  別 夢 寒」(註二)

 

這 是不  可 能   的  相    逢

我 們   的 心魂 在 月 光          下   

靠 近

靠  近 

如 此    接近

直     到   無     法     觸                             及

 

啊 !  電     光      火       石    !

記 憶 、  時 光  、  我  們 ,  瞬   間 一起     破     掉

無    法        辨          識

宇  宙 的  最   初     和      最           終

 

2012年   9月  7日    辰   時

你 的 心魂    起  風    歸      鄉

 

我   們 終 究   要

紛  紛      跌      入

   宇        宙     未   誕 生   

命         運       混       沌  

 

O M  –  –    –  –  –  –   – –  –  –    –  –     –   –    –  

夢    飛       散

情   感       失         效

死 亡  的代  號       是

一      切     不   再       束             縛

 

靠近 你,  靠  近 我

遠     離          你   ,  遠      離                      我

 

我 們的   夢

太    過      偏        離         航                 道

此    刻       漂       浮      在

杳   無 人     跡   的      月  光     大   道    

 
 完 成 日  期 : 2  0 1 5  / 8  / 2  4

修 改 於 :2 0 2 0 / 1 / 8


(註一) 余德慧教授是我們敬愛且景仰的老師,他於2012年9月7日的夜晚離開我們。他一直當我們的靠山,直到最後一刻。如今老師的身影不在了,但他的教導和精神,持續以不同樣貌影響我們。親愛的老師我明白,我們活著勢必會一再跨越生死界線,以自己的生命與您應答。今後,請繼續貼近我們的心魂教導。

(註二) 這兩句詩是李叔同在《送別》一曲中的歌詞。對於這首詞,老師多次在課堂上稱讚寫得好得不得了!感嘆這等詞曲的少有。我因性情所至寫下這首詩,想起老師提過的這首詞,正與我的感受有相輝映之處,自是引入。

二、夢中啟程 (註三)

 

向 前 走 吧!勇 敢 的 去!

有 一 天    

我 也 要 回 到 宇 宙 的 永 恆 眠 夢

與 你 同 做 滿 天 星 空 的 一 千 零 一 夜 之 夢

 

如 此 不 真 實

在 月 光 灑 滿 銀 色 海 潮 的 夜 晚

你 一 身 輕 裝     

走 向 回 歸 夢 的 旅 程

 

我 記 起 你 說

       我  們 都 要 駛 入 遺 忘 之 海   

    人 生 是 一 趟 回 歸 夢 的 旅 程

 

你 走 後

我 再 也 湊 不 齊 自 己 的 靈 魂

我 在 黑 夜 裡 悲 傷

 時 光 中 迷 途       四 處 流 浪

 

夜 裡

我 在 心 中 與 你 說 話

你 已 成 為 我 心 頭      可 以 永 遠 對 話 的 人

 

你 是 天 上 的 星 星

我 閉 上 眼 睛        就 感 覺 得 到

 

有 時 候

我 會 哭 唱 為 你 寫 下 的 歌

 

想 你 在 這 裡      思 念 不 曾 位 移

想 你 我 相 信       思 念 取 消 距 離

一 次 次 想 你      擁 你 心 底

你 與 我 們 的 生 命 時 光 等 長       甚 長

 

日 落 月 起        山 海 大 地

學 你 走 進 生 命

學 你 走 盡 生 命

 

今 夜      我 淚 水 落 入 銀 色 海 面

我 放 聲 哭 嚎       在 淚 光 閃 閃 中 入 夢

夢 中 你 看 著 我 說 

   此 生 命 運 把 我 們 師 生 帶 到 這 裡

        不 就 足 夠 了 嗎 ?        不 就 足 夠 了 嗎 ?

 

向 前 走 吧 ! 勇 敢 的 去 !

有 一 天

我 也 要 回 到 宇 宙 的 永 恆 眠 夢

與 你 同 做 滿 天 星 空 的 一 千 零 一 夜 之 夢 

 

完 成 日 期 : 2 0 1 3 / 5 / 2 2


(註三) 這首詩我也改寫成一首同名歌曲。樂譜我要特別感謝翁宗裕學長的協助,他幫我找到陳州麗老師,才能在我的Demo帶跟簡單、帶有很多錯誤的譜記中,改成正規樂譜。非常感謝!

彭聲傑

臨床心理師,目前在花蓮玉里醫院執業。每兩周會閉關寫一篇文章來探問工作與生活,目前維持這壞習慣第五年了。看來「人間心理學」是一個歡迎使壞的地方!我會乖乖的。

我那又壞又乖的部落格「寬闊過生活」:https://spaciouslivingtw.wordpress.com/

Latest posts by 彭聲傑 (see all)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