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怪的也沒關係

我看我說,我們怪美的。

【歡樂哲學家】

嗜讀聖經的學員,過去幾周總愛神情肅穆、不苟言笑地問我:「請問,聖經裡的『道路』跟『真理』」是什麼意思?」今天,他總算問我比較輕鬆的話題了。請問:「地球上最多的東西是什麼?(腦筋急轉彎嗎?)」當我思索時也一邊「奸巧」問他:「你知道嗎?」他答:「這世界上最多的就是小東西。」

我腦中突然響起:「歡樂哲學家」這幾個字。我們住民當中的某一掛,就是留著「哲學家」血統的。

一個月後,他再次召見我,一臉懇切問我:「這世界什麼東西會轉彎?」我答:「汽車。」他眉抬半指寬,謙虛回答:「這我不知道,所以還在想……。」我反問:「這世界什麼東西不會轉彎?」他想了一下答:「有些馬路自己會轉彎。」

又一天早上,他客氣有禮請我坐下。肩圈毛巾吹冷氣的他,再次出一道「艱難考題」給我。「『水不上』是什麼?」「我聽不懂!」他彎腰把地上裝了半瓶水的空可樂瓶拿起來,手指眼前的半瓶水,接著180度翻轉瓶身,先是指下段的半瓶水,再指上半的沒有水。

「這就是『水不上』嗎?」他說:「這我不知道要怎麼解釋?所以把它說出來。」我答:「是『地吸引力』。」他聽後臉露蒙娜麗莎式的神祕微笑,對我雙手合十致意。我想,我該起身離開了。

【插花的抓蛇伯伯】

66歲的精神科長照床伯伯,終於又能自己走路了,我去床畔跟他問好,馬上留意他在床頭給自己插的這瓶花。「好漂亮啊!你摘的嗎?」「對!我在門口摘的。你知道這是什麼花?」我打開形色App查了一下,「是月季花。」他說:「喔!可是我沒有肥料,我要去農場拿肥料它才能活得好。」

他的體能已不適合工作,且記憶常停駐過往。每次見面他都要問我:「今天要出門打掃嗎?」我一貫回:「現在不用去了。」他聽了也不會多說什麼,就是認份而安靜,只是我倆每次見面都要重複一樣的對話。

他曾在心理團體告訴我們他很會抓蛇,就算全身弄髒、手被咬過也不怕。我問他:「為什麼你要抓蛇?」他說:「我要拿去賣。」還笑呵呵,自信得很!

今早看見他給自己的房間佈置的美麗角落時,我很是驚喜!畢竟,在這不得不充滿管理及限制的病房裡,還是有賞花、賞美的心情長了出來。這可不容易啊!

【分多金住民】

一名健保床的中年男子,每次見到我都說:「心理師,我要分你一億,你再去土地銀行領。記得,不能喝酒、抽菸、吃檳榔。」有時若三天沒見到我,他還會記得要把錢調成三億(按日計算),我就趁握手時背誦「三不原則」給他聽,他聽聞滿意地笑了。

【佛洛伊母】

某住民問我,「佛洛依母」是「佛洛依德」的母親嗎?我應該回:「蛤是的話,就太好……記了。」

【入厝灑淨水】

即將搬到一樓的女住民說:「那之前是男生住的地方。會不會很臭?很髒?一樓會不會有蛇?」為了讓大家放心,我們跟阿長討論後,決定辦個「安心入厝」的團體。

一坐下,大家就開始講述心中的各種「操煩」。有擔心會不會有彈簧床的?有焦慮之後是否還要再搬家?有緊張不熟悉這裡的環境的……,當然還有重申「我要回家!」「我要跟家人團聚的。」

「我們今天的團體就是來照顧大家的心情的。」

說完我們邀請大家先做幾個「呼吸禪」,接著是祝福自己的「慈心禪」,再來把調配好的兩款「精油淨化水(有奧地利的玫瑰精油跟多種植物的複方)」給大家做「品香(嗅聞)」的動作,引導大家以各自的宗教信仰,對自己、夥伴及新空間灌注虔誠的祝福!

我們三台輪椅共十數人,以ㄇ字型的走法,搭配祝禱「灑淨」每個房間。只見大家都很投入,空氣中散滿花草植物的清香。

回程路上,一名高焦慮的住民要我跟她走進浴廁間。她一臉驚恐又指證歷歷說:「你看這個死角跟這邊,還有這個大水桶,這些都是我未來很可能要被人陷害的地方!」手持「玫瑰淨化水」的我轉頭對她說:「哇!那這些地方要好好淨化才行!來!我們一起唸:『祝我平安健康!無災無難!』」她就認真一邊灑淨一邊唸:「祝我平安健康!無災無難!」

我繼續引導:「每個死角都要撒好喔!這邊、這邊還有那邊。好!終於完成了。妳覺得怎樣?」她說:「心理師,我覺得好多了。謝謝你!」

「我也蠻喜歡今天的儀式的!」我跟同事說。

【分贓團】

下午散步時,芬芳(化名)突然手指樹上的粉紫槭樹葉,要大家觀賞。我們圍上時她說:「老師,拍下來!」我問:「要把妳的手也拍進去嗎?」她說:「好。」於是就有了一張她的手指紫槭葉的照片。稍早我們這群戲稱自己是「分贓團」的一群人(全部信仰小點心的共產主義),則圍在單朵的睡蓮旁,那好奇而模糊的臉就印在水面上有些清涼。

【怪怪的心理師】

我的工作有時候會給我一個半小時的放寬心,呆坐樹下吹風(ㄈㄤˊ)曬太陽(一ˋ)顧門(ㄓㄢˋ)的機會,參與者只要集滿一點就可以換84班一次。這時候我絕對不要想午覺的事,那來想一秒,為什麼今天鄰居不唱卡啦OK好了?

啊!經過穿中午的兩小時又20分鐘的嘉年(ㄎㄞ)華會後。我決定下班就來池上走走、吃點好吃的,畢竟悶、累跟一切又回到原點的好朋友就是放鬆、閒暇跟Bye Bye我們要去走別的路了。這時代肯定是來重訓我們的幽默感、創意跟玩心的。那我們,迎風飛舞去~~~

嘿!歡迎你加入我們!

彭聲傑

臨床心理師,目前在花蓮玉里醫院執業。每兩周會閉關寫一篇文章來探問工作與生活,目前維持這壞習慣第五年了。看來「人間心理學」是一個歡迎使壞的地方!我會乖乖的。

我那又壞又乖的部落格「寬闊過生活」:https://spaciouslivingtw.wordpress.com/

Latest posts by 彭聲傑 (see all)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